<blockquote id="i2u38"></blockquote>
  • <u id="i2u38"></u>
  • <u id="i2u38"><track id="i2u38"><object id="i2u38"></object></track></u>
  • <u id="i2u38"></u>
      <i id="i2u38"><sub id="i2u38"></sub></i>

    1. <i id="i2u38"><bdo id="i2u38"></bdo></i>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中心

      保險中介機構“大浪淘沙”

      2019-11-12  作者:管理員

      今年年初至9月底,各地銀保監局陸續注銷近400家保險中介機構的許可證,其中保險專業中介機構46家,保險兼業代理機構334家。因許可證有效期屆滿未延續而被注銷的占241家,其他注銷原因包括被所屬法人機構撤銷、依法注銷、依法吊銷和主動撤銷等。

      在大量保險中介機構或主動或被動“退出”的同時,以360金融為代表的許多“圍城”外的機構又紛紛不惜重金,想要取得保險經紀牌照。

      筆者認為,同一時期,保險中介機構的退出和進入雖然表面形式相反,但背后邏輯卻是統一的,是我國保險業從初級階段走向成熟階段的一個縮影。原因有二:

      第一是大量車險中介“退出”反映了車險與其他險種比例日趨平衡。334家被注銷的保險兼業代理機構中,汽車、機動車類機構占了半壁江山,多達157家。車險中介“退出”的主要原因是,自2001年10月起,原保監會不斷推動商業車險費率改革。根據最新一輪商車險費改規定,2018年8月1日起車險手續費率實行“報行合一”,即保險公司報給銀保監會的手續費用計劃需要與實際使用的費用保持一致,這壓制了車險價格,使以車險經營為主的保險中介營收、凈利潤雙降,生存空間受到嚴重擠壓。這樣的情況下,一部分中介機構生存不下去,退出市場,而一些實力尚存的、為尋找替代性贏利點的中介機構也在壓縮車險業務,擴大其他業務領域。無論是以江泰保險經紀、昆侖保險經紀為代表的行業資源型專業保險中介還是以創悅保險代理、正訊保險經紀為代表的新三板上市專業保險中介,均于2017、2018年開始積極開拓壽險業務。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人身險業務原保費收入19644億元,同比上漲16.05%,明顯快于財產險保費收入增速8.29%。勞合社新任亞太區總監伊恩.弗格森(Iain Ferguson)此前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一般來講,在保險產業發展中,車險發展速度最快,而其他類型保險(非車險財產險、人身險)會陸續趕上。按全世界保險發展的普遍規律來看,車險與其他險種比例平衡是一個國家保險市場成熟的重要標志。因此可以判斷,目前我國保險市場正處在由初級向成熟過渡的轉型期。

      第二是大量不合資質的中介機構被清理、新增中介機構“準入門檻”提高,反映出監管制度愈發完善,這不僅改善了行業環境,也推動保險中介機構變得更專業化。一方面,2017年起,監管部門對現有保險中介機構進行嚴格整頓,除提升合規要求、清理不合資質的機構以外,還嚴厲打擊保險中介機構在業務開展過程中存在的編制出售虛假保單、多套賬務、截留挪用保費等行為,推動保險中介市場規范發展;另一方面,監管部門對未來牌照的發放變得更加謹慎,比如銀保監會在今年8月下發的《保險中介機構行政許可事項服務指南》中,加強了對申請人的管理,明確了對注冊資本金的要求,規定了中介業務的商業模式,增加了“風險測試”要求。此前有媒體報道,一些新近獲批的中介大多實力強大,有很鮮明的產業背景,此類產業資本進入保險中介行業,能進一步利用原有行業的服務能力,讓相關資本的運作效率更高。以上兩方面措施,必然會使中介機構變得更專業化,整體水平提高。

      保險中介的“退出”并不意味著行業在走下坡路,因為其背后的原因是積極的,因此這樣的“退出”更像是“優化”。更何況在“退出”的同時,一系列本來不涉及保險中介業務的企業還在積極進入這一領域,使得保險經紀牌照成為爭相搶奪的“香餑餑”,保險中介機構收購價格水漲船高。這些企業中既有國壽財險、太平財險、大地保險等傳統保險公司,也有中車、北汽等重點國企,甚至還包括以360金融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它們或為開拓渠道,或為產業布局,都為保險中介乃至保險業發展帶來了活力。

      來源: 中國保險報

      郵箱登錄
      帳號:@ethfs.com
      密碼:
      无码精品人妻一区_欧洲亚洲午夜视频_国产在线看片无码不卡群交_亚州AⅤ中文Aⅴ无码Aⅴ_少妇喷奶水中文字幕无码